一色

掉进闪梅残酷的深坑里。
王来承认,王来允许,王来背负整个世界。
ダテサナ

我总是陷入某种难以名状的怪圈——即使厌恶语句中无数重复的我,也无法摆脱它。而这个我就好比任何对话中的你或他或谁,我究竟在对着谁说话?

那是空气中出现无数次的单音节……。


评论
©一色 | Powered by LOFTER